LOADING...

青海无人区的魔鬼城,人迹罕至,野鸭称王,就在甘青大环线的路上

真正动人的风景,往往都出现在人迹罕至的深处。这个道理,放在以原始为主要卖点的自然风光上,最为贴切。因为只有大自然,才配得上一句“鬼斧神工”,他是沧海桑田的真正见证者,且拥有如此悠长的生命,足以去孕养一个个,直叫人“哀吾生之须臾”的大手笔。在青海,在315国道上,在柴达木的腹地,我们就遇见了一个这样的惊喜。

它叫水上雅丹,雅丹是维吾尔语,意思是“具有陡壁的小山包”。小山包大多根部内凹,上层时有塌陷,形成陡壁。看起来似乎比较松软,有点像肉松。但实际上这种地貌的形成,需要经受数亿年的土质风化,所以这个“肉松”的坚硬程度,往往超乎人们的想象。在我国的西北地区,雅丹地貌其实并不能算罕见,罕见的是“水上”这个前缀,是全球独一份。

“水上”这一前缀的由来,应当归功于柴达木盆地的地壳运动,而后吉乃尔湖面水位被抬升,一点一点地没过附近的陆地雅丹。细心的读者应该看得出来,称呼这处“水上雅丹”,是一件很艰难的事。它虽属于青海省格尔木市,但是离青海湖有六百多公里,离格尔木市三百多公里,方圆二百四十公里,又仅仅只有一个镇,所以 “照地名取景区名”那招根本行不通。倘若不是近些年 “甘青大环线自驾游”的风行,或许它连“水上雅丹”这个名字都没有。

雅丹地貌因为极致的干旱,以及如房子般的山包,一向有魔鬼城的说法。但在水上雅丹,却可以看到黄色的大漠以及“松软”的山包,毫不讲究地和碧水相连。魔鬼城因为有湖水的滋润,闪着金光,看起来眉清目秀,给人一种满怀希望的感觉。但是岸边肉眼可见的盐粒,以及那些早已经没有丝毫水分的“肉松”,却总是能够提醒游客,这里并不是一片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度假胜地。

但是这个道理,却并不适用于野鸭。因为水上雅丹处于柴达木的腹地,海拔偏低,所以聚集着大量的鱼类。每年秋天,成群的水鸟和野鸭都会不约而同地聚集在,这个鱼质鲜美的好地方。对于野鸭来说,水上雅丹周围的荒芜环境,正是它开疆拓土的最好利器。而水里的原生态鲫鱼,是他守护一方的应得报酬。它们成千上万,成群结队,时而在岸上你追我赶,时而在水里扑扇。似乎是在宣告主权,我野鸭,才是这座魔鬼城的王。

野鸭的存在,为寂静的水上雅丹,增添了不少的活力。很多游客来到水上雅丹,很喜欢做的一件事,就是在岸边静静地看野鸭嬉戏。在很多游客的眼中,野鸭其实是大自然,为水上雅丹所准备的神来之笔。在野鸭的身上,他们看到了及时行乐的生活态度,看到了千奇自然中,生命最有力的搏击,也看到苏轼所看到的“寄蜉蝣于天地,哀吾生之须臾”。(李双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