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保安徒手接轻生女 专家:站起来可能性很小(2)

 这个月儿子结婚,儿媳有身孕,老李原本就等着当爷爷了

前天,李迎福的儿子李心坚办了停薪留职手续,“我没法再上班了——我爸这里怎么少得了人?”

李心坚的双眼有些红肿,声音里浸透了疲惫。他在湖州一家酒店做厨师,一个月4000多元收入。

2009年,父子俩这些年的积蓄,凑成14万元首付,买了套70多平方的房子,隔成两室一厅,算是有了个窝。

每个月负担不重,还清2000多元的房贷就可以了。但劳碌了一辈子的李迎福,还想帮儿子分担点,去造船厂找了份活。

“造船厂离家远,他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要起床,骑电瓶车上班,做的还是体力活。”李心坚说爸爸身体有些扛不住了,“我劝他不要做,但他舍不得,说一个月有3000多元的工资。”

直到今年9月底,李迎福在家突发轻微脑溢血,这才换到自家小区做保安。

今年11月2日,李心坚结婚,很快,妻子就查出怀孕了。

“我还记得,那天下午我把这事儿给爸爸说,他正看电视,突然就拍起大腿,乐得只会说‘好好好’。”

还没出生的孩子,给全家带来了希望。三人一吃饭就聊未来:房子太小,要换个大的,怎么也要80平方吧。要给孩子隔个房间,小点也没关系……

李心坚说,这些天,爸爸的心一直是火热的。